倚栏轩文学网 > 散文精选 > 抒情散文 > 梦缘水乡浅吟

梦缘水乡浅吟

作者: 爱的第九天堂2016年01月04日阅读: 加载中...抒情散文

一花一木间,一岁一枯荣。漫漫溯流处,待暮归,遥望环抱于水中的乡,渔歌响晚,轻吟浅唱,如游梦般宁和缘起。  ——题记

撑起一只长篙,向青草更青处漫溯。水乡,便是这份美好的生活情趣的向往。如诗如画,如梦随行。经常做梦,触即心底最柔软平静的真实;梦为不朽,其终究缘于轮回中不舍的水乡风情。梦中的水乡,瑰美得就仿若梦境一般不愿醒来。

粤式的小古镇颇为有名,傍山依水,古朴的街道,青瓦雕甍,白栏玉琢,仿佛天工造物般给人以最朴素而又最舒心的美感。小河流穿梭在这些古老的巷道,平静的水流缓缓地向远方流去,永不止息。这清婉涓涓细水腾跃在粤客们的心尖儿上,虽波澜不大,却足以够让人领悟到生命之欢愉。水流淙淙,环抱着古风点琢的小街道,不经意的同时,却拉近了人们之间的距离与生息。街道上时常看见亲邻们友好相待,礼貌交谈,似乎谈一些关乎邻里互助与邻内情感之事,他们相互问候的脸上带满诚挚与微笑。一条河流,隔开了两岸人的屋舍,隔开了两岸粤居特色,却始终隔开不了天与地,隔开不了人们心系对方之情,而他们也始终彼为珍惜之间的情谊。菱歌泛舟,小舟泛游于天地乡水间,划桨,轻轻拨开水面,有如点化面纹,舟上的人似乎沉浸在这悠远安宁的心境中,身随水流漂泊,放声清唱着《渔光曲》,渔歌响彻宁和的岭南水乡,仿若洞空一般,这歌声宛若天籁,唱尽了世间的萧萧,吟尽了生活的安然,不时,引得路人驻足旁听。流水依旧汀泠澄澈,暮至,余光绮丽的晚霞露出些许馨泽,洒向了人们那充满暖意的笑脸,一切都显得那么平静,那么柔和。渔歌仍在耳边轻轻回荡,人们结束了一天的耕耘,袅袅炊烟伴随着这抹光晕,孕育了一代又一代宁静而又纯净的灵魂。这是独有的岭南水乡情啊!望着这平凡而又带给人心灵纯净的水之乡,古朴的往昔塑写了这如梦般的乡、如梦般的生活,仿佛这一切是谓梦,又或者说,它一直活在我的梦中,永不消逝。我沏了一壶茶,眼前的水流让我感受到了一个川流不息的灵魂,这水流淌着一颗心,一颗处世静和的心。是梦吧,梦得如此美好。水乡,梦缘水乡,是梦的缘结。茶的清香饴人心魂,我抿了一口,轻吟道:“梦里清风、明月徐徐,水之佳人沐云,然缘孤倚芳菲,甚美,甚惜。”佛也有云:“淡,自有参禅之道;静,自有修心之尚。”浅吟,年年岁岁花期近,但岁月的脚步却一如平淡,人还是那个人,水依旧不息地流动,岁月的痕迹不过是徒增些许苍古罢了。或许,是因为这平淡宁和,才让这般轮回显得如此完美。生命的平静,生死的轮回,水的永不止息,永远跳动的脉搏,大概,这就是生的境界吧!  

江南小镇,水乡的瑰宝。有人说:“江南的美超越尘世,胜过天堂。”有人说:“江南的文韵走出了江南的四大才子。”更有人说:“如此良辰,塞上江南。”向往江南,一剪烟雨轶事。周庄,有着“第一水乡”的美称,却给人带来古老且朦胧的美感。依水落成的江南客居,“雕栏玉砌应犹在”,红瓦雕琢,角楼飞檐又不失古韵,镂空的窗儿时而飘出阵阵梨花木的沁香,仿若时间致给人们以最古锡的灵感。古朴的街道,青砖凸显淋漓之美,连接着一条条互绕不离的小巷。河流穿梭于两岸,只见水流愈发平静,澄澈得犹如明镜,又犹如一位含羞的少女。河流不停地流去,就像不止息的时间,上有一历尽年代的拱桥,像是走过一段非常古老的历史,更像一双看遍古今的深邃眼睛。时常泛着小舟沉醉在两岸的青青葱茏中,此时,河畔的丁香花散发着淡雅的香馨,不远处的小舟上传唱着江南渔歌,宛若巅绝仙逸,唱尽了世间所有的相逢。烟雨下的江南,烟雨下的周庄,水流不止境,撑着一把油纸伞,与丁香来一场美丽的邂逅,我终于明白了那句“撑着油纸伞,去寻找那带着丁香郁结的姑娘”,而周庄水乡与江南,仿佛就是那行走在烟雨朦胧中有着丁香郁结的姑娘。流水仍旧不停歇地流过,来往路人的巷口中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江南特产,江南周庄的乡民们也在靠近水流的古巷中亲手制作了水乡糕点:豆花糕、绿豆糕、凤梨糕、芙蓉糕……糕点的香味缕缕夹杂着水的清甜;绣印着花蕊的丝绸精细而又朴素,人们的脸上温和平静。暮归,水乡衬起了晚夜,一切都显得那么宁和,那么岿然。环抱于水中的周庄,生长的是一个个悠静而又纯粹的灵魂,无所牵挂,无所忧愁。这是独特的江南水乡情啊!文墨气息,流水潺潺,怀揣着这水、这如梦般的乡、如梦般的生活,这梦,美得真实,也许,它一直活在我的梦中,从不消散。我泡开了一杯香茶,安静地坐在周庄的角落里,眼前的水流、这片水乡蔚蓝的天让我感受到了一个永怀梦与希望的灵魂,或者因为热爱,亦或者因为守候。这周庄的水流淌着一颗心,一颗与世泰然的心。是梦吧,梦得如此遥望。水乡,梦缘水乡,是梦的缘结。品茶茗,隐隐透出紫砂杯的阑香味,想起佛,我又吟东坡词,轻吟禅宗道:“禅心,禅心,修心自得。”浅吟,年岁已别,岁月就在这安然中逐渐别有一番韵味,人如旧,水依旧不止息地流动,就如同一场须臾,岁月却是亘古不灭的一切。隔开了天与地,生命如此平静而永恒,大概,这就是命的境界吧! 

一花一木间,一岁一枯荣。多少梦徊,在经年逝去的时候,一朝一夕便显得犹怜而又感释。多少尘情倚然,在年岁别去的时候,一盏淡茶便韵出绵延的思逸。已惘惘然,唯有灵魂自省,唯有灵魂不灭。世间何曾相识,何曾不眠?生生世世,落叶轮回,人就在这无尽的岁月中学会坦然。灵魂得以平静宁和,灵魂又在时间的沉淀下、在年轮的回眸下变得更为纯净和纯粹,仿佛是历尽了尘世的洗礼而内心却愈趋平和与淡然。平凡的水乡,却拥有着不平凡的灵魂。或者说,总有一种水乡缘,像一种轮回,像一种因果,灵魂相遇便是久别重逢。是梦,持着的古禅茶内飘出一缕缕怀旧与虔诚的迷香。一花一木间,一岁一菩提。岁月,旦去……水不尽地流着,暮至,霞满天,环抱于水中的乡在这晖映中仍旧宁和,生命的激情与精和仍旧不息,一份质朴,一往烟云……  

梦缘水乡,水乡如梦,水乡与我的梦结下了一场缘,一直活在我的梦中浅吟。此时,不远处的渔歌响晚,天边的霞影剪略了一段段平和岁月中浮过的记忆……